艾莱华汇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www.ivzixun.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传媒 >
    童谣梦萦 昨夜,又是一场相似的梦,梦里,我那几个同龄的小伙伴又回到了小时候那片绿草如茵的草地上了。梦里,她依然未嫁,而他也同样未娶,我们坐在屋后的那片宁静的小山坡上,地上是凉爽而柔软的野草,夕阳西下,我们余吹着徐徐的晚风畅谈未来,谈人生,她说她要怎么怎么样,而他又说他如何如何,可不知道为什么,平日滔滔不绝的自己却只是坐在旁边,安静地看着他们,静静地倾听。然后不知道我们说了些什么,我们都笑了,接着是放声大笑,笑着笑着,我醒了,习惯地抹抹脸,摸到的是满脸湿润,然后,我又笑了……在我看来,孩提时代是最真实的。记得小的时候,每到暑假,我都会跑到乡下的外婆家里玩,一呆就是一个假期,回到家中,整个人晒得跟个泥鳅似的。可是,仔细回想,那样的童年,却是常常让人回味不已。

    外婆家坐落在被群山围绕的小山庄里,沿着曲折的山间小径往里行走,感觉眼前的群山如重重的帷幕一般,越往里走,越发有着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的味道,终于到达村头的山岗了,眼前的视野突然间豁然开朗:目光的正对面,是两座并列的巍峨山峰,而在两座峰之间,有着一条浑然天成的石梯,正笔直地向上延伸,石板由于久经风吹日晒,表面已被风化得既圆润又光白,脱下鞋子赤脚踩在上面,石板透出的丝丝热气,虽燥却让人欲罢不能停矣。

    外婆家的屋前,就是一座小山,记得小的时候,我常常对着那座小绿山发呆,因为我常常思索着眼前的这座小山像什么,有时候我会觉得它像一个绿色的青苹果,因为它中间是向里凹的,而两边正如苹果的外围的弧形一样,分别向对立的方向做抛物状,中间茂密的树林就像它的果肉一般,咬上一口,肉满肥厚,好不诱人呀!可是,某一天,我又觉得他像一头骆驼,山顶两上两个凸起正如它的两个驼峰,其中一旁的树林冒出来的几族紧密的树梢如同它的头部,头是朝下的,远远看去如同正在驮着沉重的行囊匍匐行走,自己幻想着能骑它,不费吹灰之力纵横连绵群山之中了。
    外婆家的屋子旁边,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水池。在此之前,并没有这些水池的,而是一堆堆怪石嶙峋的假山,假山周围还爬满了各式的藤萝,整个假山被藤萝上肥硕叶子给着上了翠绿欲滴的盛装,每逢夏季,午饭过后,大人们总忍不住坐在假山下面乘乘凉、聊聊天,而小孩子们也经常周围在此嬉戏、玩耍。随着经济的发展,周围的假山被一一移平,建起了各式大大小小的水池,人们把水池里蓄满水,将鱼苗放在水中饲养,每秋季,大家都拿着鱼网,你帮帮我,我帮帮你一起打捞池中的鱼。后来在外公的带动下,大家又陆续地把池中死水放出来,将之填上厚厚的沃土,将原来的水池改造为水塘,并且在水塘水位线的四周打上泉眼,同时将山间的溪水引进其中的一个水塘里,而当水到量以后,该塘中的水便会流向四周的水塘,随之便一层一层地往下注水流。每到春天,人们就会往塘中种上莲藕、水稻,当逐渐步入夏季,莲藕已经抽出新劲与叶子的时候,外公就开始往藕田里放进各式的小鱼儿以及田螺,每当清晨,当周围的植被都还沉睡在露水中的时候,我总会奉外婆之命,去查看塘里的小鱼是否有被野猫 扫荡 过的痕迹。每到这个时候,塘里的水总是静静地流淌着,清澈得可以看到水底的泥巴,而那些可爱的小红鱼呀,摇曳着它的小尾巴,正悠闲地游来游去呢。而平时总紧闭脑袋 田螺姑娘 ,居然也探着短短的脖子,抖动着灵敏的触角,纷纷沿着田梗的边沿、卧垂于水中的水草、垂直的荷叶杆徐徐地爬行着,而一些俏皮的小鱼会悄悄地靠近它们,出其不意地咬住它们的小脑袋,而一些灵敏的田螺呀而用比其爬行快几十倍速度将自己的脑袋迅速地收回到自己的坚硬的外壳里……
    又是一个春天的到来,但其夹杂着的丝丝寒气,总让我忽略已经入春的事实。某一天的某一个傍晚,传奇私服,与同伴一起饭后漫步,无意中看到路边上的盆景,传奇私服,仔细一看,原来是杜鹃花开了,绿油油的叶子将粉红色的花朵衬得更娇美,当同伴们都情不自禁地惊羡它们的娟秀之美时,我却因此陷入了遥远的的记忆深处:漫山遍野的杜鹃林,为采摘最艳丽的花朵,我迷失在花海里,穿梭在里面,以及焦急地寻找着我的同学的情景。

    称之为杜鹃,那也只是对外的一种叫法,而在我们那里,都管杜鹃叫映山红,而在此,我也更乐意称之为映山红。清晰地记得那是小学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徒步春游,我们背着沉重的食物,排着长长的队伍,手拉着手向预定的目的地前进。吃过午餐以后,老师允许我们自由活动。我和几学同早已跃跃欲试了,得到老师的许可之后,我们如同脱了缰野马,飞快地奔向远方的 窥视 已久的山岭了。我们走在凉爽的山间小路上,沿途随手拔了许多青青的草藤,然后粗略地环绕成一个圈,上面再放上一些小野花,哈,一个简易的小草帽出炉了,将之戴在头上,唱起欢快的歌曲,向山顶军。我也不记得我们走了多久,只知道我们爬到山顶以后,当我们看到山岭的另一面景色的时候,我们呆了,紧接着的是异口同声的尖叫。
    当人们看到一小盆盆景杜鹃时,会因其俏皮的美丽而喜欢它,甚至爱不释手;当看到用无数盆杜鹃编织成的特种图案时,会因其凝聚的艳美而惊叹不已,甚至争先恐后地拍下这精湛的设计;可是,我更想表达的是,当你站在山顶,无论是俯视、仰视、斜视甚至远视,着眼的是无处不开满红艳艳映山红树,请记住,是树,一棵紧挨着一棵,一片紧连着一片,一山紧列着一山时,那无孔不入的花树汇成的海花,让整个人,忘记了交谈,忘记了移动,忘记了思考,脑海只有一片娇红的波动的花海,而树上的绿叶如同海里浪花,如影随行。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一瞬间,我们都呆了,痴了,接踵而来的就是揭斯底里的尖叫。因为除此以外,我们无法把内心无以伦比的震撼用言语来表达。

    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我们是怎么样兴奋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迫不及待地向茂盛的树丛跑去。额,怎么说呢,当时的女孩子都跟 假小子 一样,爬起树来,丝毫不比男孩子逊色。我爬上了一棵相对比较粗壮的树枝,树梢顶端的花朵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更艳丽,更红嫩。好吧,我承认,我很顽皮,树顶的某一大花族,如同神秘的潘多拉宝盒一般,吸引着我不顾一切的靠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踩着越来越纤细的树枝到达树顶的,当火红的花簇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只觉得它们像一只只灵动的花精灵一般,诛仙私服,向阳的那一端花儿已完全绽放出了笑脸,朵花形跟喇叭似的,花瓣的顶部边沿线条柔软蜷蹙,而越接近花房,花瓣的色泽越深厚,底部往上的花壁被周围棱线有序地间隔,如同秦汉时期盛酒的酒樽。而较背阳的花族虽然还没有完全盛开,但是都已经不甘示弱地含苞欲放了。站在树顶环视周围,烂漫无垠的花丛,花儿们站在高高的枝头,春风徐徐地吹着,中午的艳阳折射到肥厚的绿叶子上,光滑的叶面闪烁着金黄的光泽,远远看去,繁花如同飘飘散落于人间的仙子,在和煦的春风里翩翩起舞。

    映山红在我们那里是吉祥的象征,当人们在树林意外地遇到它们,即使再疲惫的心情也会如同久旱逢甘雨一般舒畅起来,同时映山红也是可以食用的山花之一,而食用映山红貌似曾经是我们童年的乐趣之一。刚刚绽放的映山红,花瓣饱满娇嫩,色泽光鲜明艳,拮采一花片放入口中,慢慢咀嚼,劲脆中略带丝丝甘甜,甘甜里稍带淡淡苦涩。那滋味,正如纯朴的漫漫群山遍遍野地,虽非华丽,但却恬美。

    记忆随着我们成长,却被时间拉得越来越遥远,仿佛连绵群山当中的一条的盘山而上的公路,行走得越高,离山底就越远,至到我们看不到它的源头。但记忆像正在编织的画布,它将沿途的清风、绿草、野花、大树化为各色的织线,将其增上绚丽的色彩,并悄悄地将它们记载在童年的梦里。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