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莱华汇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www.ivzixun.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顾问团体 >
    幸福从哪里来 一个人的时候,很多被凝固的故事,忽然就从时间的底部漏了出来。
      1992年,福建。母亲、我,和两个姐姐在父亲的带领下,流浪到一个叫“九匡”的村子里。村里人对我们很好,他们把父亲介绍到一个农场做工,随后我们就辗转到了农场居住、生活。这里有好多的桔子树、李子树、桃树和茶树,我就在这里开始了我的童年。低矮茶林里,我与蜻蜓、蝴蝶一起奔跑着;我躲在桔子树下偷吃七月的桔子,然后牙齿酸得两天吃不下饭;我把姐姐的课本折成小小的纸飞机,然后迎接一场隆重的哭泣。
      我开始跟随着两个姐姐,早晚步行五里路,到村里去上小学了。同学们说我是住在山里的小野人,我哭了,但是没敢哭出声音。那是我遇上的第一个老师,我清晰地记得她姓陈。那个冬天的上午,她裸起袖子,生气地警告了嘲笑我的那几个同学。那以后,我有了好多小伙伴、好朋友。我在温暖的手拉手中游戏中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冬天。
      母亲是个没有文化的女人,在片个宽厚的大地上,她唯有不停歇的做着活。她没有太高的要求,她只要求自己做好一个女人,做好一个母亲。每一个天黑,每一场雨都能触动她的担心。一个踟蹰在教室外,身材矮小的沧桑女人,使我在课堂上走了神……她给姐姐穿上雨衣,把我裹在雨衣里边,背在背上,两手牵着我两个姐姐。我们迎着风雨,朝着五里外的农场走去。家里,父亲来不及换下湿透的衣服,便先给我们备好热水,煎好姜汤,然后催促我们喝下,说喝下身体就暖了,就不会感冒了。这是无数次的情景了。
      “九匡”,这个地方一呆就是五年。
      1997年,父亲为了不影响我们仨升学,割舍下了安定的生活,又带着全家人迁回了浙江老家。那也是个贫瘠古朴的村庄,十几户人家,老的、少的,四世同堂。生活,又一度荒凉。父亲说,努力做活,生活总会好起来的。家里种起了香菇,种下了上万斤的稻谷。我在县城上学的时候不能常回家,只得等到十一、五一,才能回家帮父亲一起做活。金黄的稻田里,父亲弯成镰刀的模样,弯进稻浪的最深处……尽管累得直不起腰来,父亲还是快乐的哼着小曲。父亲一大担,我一小担地挑出山里去卖,为来年积攒着学费。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全家人努力着,挣扎着。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眼,我已经大学毕业了,两个姐姐也都有了自己安定的家庭。
      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常想,幸福到底是什么呢?母亲对人说,她可以什么都没有,她拥有了三个健康的孩子,满足了。是呀,或许幸福就是平淡中的一份坚守吧。我们手拉着手,心连着心走过风霜雨雪;寒冷的时候,我们用彼此的爱取暖。而今,我生活、工作在异乡,这些记忆就一直跟随着我,我觉得异常温暖。闲暇时分,我们姐弟仨常常通过电话、网络聊着过去,谈论那些曾经流浪到的地方,谈论父亲、母亲的生日,然后默契的协商给他们买什么礼物。
      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彼此一声真挚的问候;幸福,就是一家人简简单单地坐在一起吃一顿饭,看一回电视。幸福,写在母亲抱着外甥女时候,灿烂的笑容里。我携带着这些幸福,在异乡的窗口静静怀想。幸福,就在我的生活岁月里,它活在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入冬了。这座城市安静了许多。
      黄昏过后,人们都不由自主融进暖暖的屋子,享受着家的温馨了。我给母亲打完电话,散漫的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双手插在棉制的口袋,熟悉地走过那条小路,朝着暖暖的住所走去。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